第一章 荒唐的人生

落日神未亡 凡雨葬花 4426 字 4个月前

轰隆隆——

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一名少年双目灼灼的望着眼前电脑显示屏,紧张地注视着上面几具白花花的肉体,偶尔传来一声呻吟娇喘之声。

少年名为宁影,十八年的寂寞,尽在此刻宣泄出来,双手齐齐蠕动,双目微闭,一道惊雷闪过。

映照出少年秀气的面容,眉头舒张,似乎此举令他很是舒服,嘴中喘着粗气,手中速度愈发的急了。

就在这最后关头,宁影眼前一黑,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觉得自己浑身轻飘飘的,整个人好像没了体重一般。

“这就是撸完之后的感觉吗?果然不错呢!”

宁影心中如此想到,丝毫没有异样想法,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黑暗的空间,随波逐流。

眼前蓦然闪现一抹明亮,光明就在前方,宁影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没了,根本无法凭借自身之力向前移动一寸。

希望就在前方,他不愿放弃,执念起,流光乍现,再度睁眼时,刺目烈日,下意识的用手遮住阳光。

“咦,我的手又回来了,难道刚刚是一场梦?最近撸的有点多,该节制了。”

宁影自我安慰道,挣扎着起身,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小树林中。

郁郁葱葱的树木草丛,鼻尖传来阵阵青草香味,这是大自然的气息!

久住钢铁城市的宁影哪来见过如此情景,映入眼帘的尽是充满生机的绿意,原本急躁的心思受此感染,变得冷静许多。

“这里绝对不是江城,甚至不是龙国的任何一座城市。这里倒是有点像曾经在网上看过的小说里出现过的异界。”

宁影心中仔细思量,可未曾见过钢铁城市外的辐射地区,也无法与那比较,他更加偏向这里是异界。

嘎吱——

一声脆响,树林内传来枯枝断裂之声,闻言望去,一名发须皆白的老者背着一副小箱子走来。

老者边走,嘴里不停的嚷嚷着,抬头忽然望见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躺倒在地,神情有些激动,大步迈去。

“喂,小子,你怎么还活着?”

人未至,声先到,望着茫然无措的宁影,有些激动,这里是有名的生死林,里面根本没有活物。

就算是他,也是准备充足才敢接着烈日之威,破开生死林的瘴气,进来采药。

“啊?老伯,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宁影环顾四周,视线之内,只有他与老者,并无其他人影,当即开口道。

由于不清楚此地的情况,宁影不敢乱言,看着老者奇怪的打扮,有点像是游戏里古人的扮相。

心中暗暗打鼓,该不会是真的来到了异界吧?这里的妹子会不会很漂亮,有那些网红漂亮吗?

不提宁影心中杂乱的心思,老者三步跨两步便已赶到他的身前,将随身所携带的药箱放在地上。

啪——

探手,将药箱打开,取出类似医生所用的白棉口罩,不过老者的口罩比宁影所见过的要大上不少,离得近些,还能闻到淡淡的药草味。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生死林内?”

老者准备好一切,这才起身,围着宁影绕了几圈,望着衣着奇异,有些神秘的宁影,嘴里不停嘀咕。

“前辈好,我叫宁影,这里是哪里?离江城多远?”

宁影一把抓住老者的裤腿,神情有些激动,他心中幻想着还是处于原先的世界。

“宁影?这里是大夏边界生死林,什么江城我从未听闻过。”

老者在宁影抱住大腿时,双手急速闪动,在宁影身上连点数下。

不解其意,宁影很快便发现异常,自己不能动了,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忽然间,他脑中闪过一道闪电,昔日无聊,在网络上阅读的怪志小说回响在脑中。

“神仙啊,您一定是老神仙,一定要教我仙法啊!”

身体虽然不能动,但宁影的嘴巴还是可以说话,老者闻言,眉头一皱。

“小子,莫要胡言,我不是什么神仙,只是个悬壶济世的郎中而已,现在好了,可以放开你的手了。”

老者面色一凝,运指如飞,在宁影身上闪动数下,解开他的穴道,放他自由。

“你还是好好给我说说你怎么能在这满是瘴气与异毒的生死林内活动自如?是不是吃了什么解毒丹药?”

嘭——

穴道解开,一直暗暗运劲的宁影一时不察,一头撞向地面,摔了个狗吃屎,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

“老神仙,怎么称呼?”

宁影想起怪志小说里,这些老神仙都喜欢帮助猪脚,他也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刷一刷好感。

“医百草!好了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医百草后退一步,避开宁影足下之物,双眼微眯,不动声色的从袖口中取出一粒暗红色药丸服下。

“什么问题?”

宁影起身,掸了掸尘土,忽然发现自己将一株朱红野草踩烂,好奇俯身,将野草取到手中,仔细查看。

“你闻不到此草的腥气?”

这会儿到时轮到医百草惊讶了,此子手中可不是凡物,而是赤血草,噬血剧毒,毒榜上亦是有其名,可见此草毒性之猛烈。

然,宁影手持赤血草数息,按理说早该毒发身亡,可是医百草等了许久还是不见丝毫动静。

难道是……

医百草忽然想起一个传说,一个仅限于郎中之间的传说,那就是有人可以百毒不侵。

药人!!!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白空海药王谷,只有那里才有可能出现以药养人,最后成就类似百毒不侵的药人。

待他仔细查看,又好像不是,药人多半灵智不全,哪有这般心智健全的药人,不可能!

“腥味?好像是有点,哇!我的皮肤怎么出现这么多小红点?”

就在医百草疑惑不解时,宁影哇哇大叫,甩开手中赤血草,神情有些郁闷。

宁影在一旁大呼小叫,医百草根本无法仔细思考,况且这生死林可以进入的时间实在太短,所需的药材也未采集。

念及此等大事,医百草匆匆取出药铲,四处搜寻药材。

“小子,在这等我,我采完药便帮你解决你身上的红点。”

医百草先是稳住宁影,准备将其带回百草居在慢慢研究他百毒不侵的特性。

而一旁宁影正愁怎么出口与他搭上关系,借由他之手来了解这未知的世界,自然不会拒绝,连连点头应道。

一个时辰后。

高高悬挂在天空中的烈日缓缓落下,天色渐渐变黑,医百草背起药箱,带着宁影赶往自己的住处——百草居。

“小子,跟紧了,我们得快点回去,要是天黑被豺狼围上,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医百草一边快速奔走,一边提醒宁影道。

闻言,宁影心中一震,原本已经快累得虚脱,但为了不被豺狼当做宵夜,他也只能强提精神,继续赶路。

在天色即将变黑之际,二人终于望见不远处的一座简易木屋了,很快便来到屋前。

呼呼呼——

宁影见医百草停下脚步,料想,这里便是他所言的百草居,毫无形象的躺倒在地,大口的喘着气。

医百草则是气不喘,面不红,将药箱放到屋内木桌上,取出两只茶碗,倒上两碗凉茶。

“喏,喝点水吧。”

医百草端着茶碗,半蹲在宁影身旁,递出一只茶碗,自己则大口喝着凉水。

“嗯,谢谢你了。”

道声谢,接过茶碗仰头灌下,水渍随着嘴角流淌两边,将夏日所穿的衬衫打湿,但他毫不介意,用手臂擦了下嘴。

“这里是哪?”

宁影不甘心,再度开口,同一个问题。

“这里是大夏,你之前都是住在哪?怎么连大夏都不清楚?”

医百草眉头微皱,此人百毒不侵,来头定然不小,但他却连大夏都不知晓,真是!

想到这,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从屋中取出一本厚厚的书籍,上面落满了灰尘。

呼——

吹散灰尘,古籍上印刻的大字在此刻显现出来,宁影起身细看,发现自己并未见过此文字,但脑海中却是明明白白的清楚知道此字的意思。

医术!!!

书名为医术,约莫三尺厚的古籍就这么摆放在他的面前,随即医百草翻开古籍,将其中一页指给宁影细看。

“这是医术的编写者,名字叫做神农!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宁影嘴里嘀咕着,仔细查看着上面的介绍,详细介绍了大夏的由来与神农的事迹。

古有神农尝百草,编写医道著作——医术,此书传世,几乎是习医之人每人一本,但真正借由此书成名的却是寥寥数人而已。

而他医百草便是其中一人,奈何纵使神农那般的神医也被毒发身亡,作为医道巅峰人物。

医百草平生心愿便是寻得解万毒的神药,如今眼前便有一名合适的人选,可以充当他的试验。

在宁影看完关于大夏的资料之后,医百草将医术挪到一旁,自己坐了下来。

“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

宁影此刻心不在焉,他已经渐渐确定这里便是传说中的异界,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现代社会中的科技,有的只是遥远的古文明。

“你想不想习武?”

医百草试探着问道,在他看来,少年郎都有一个做大侠的梦,这般诱惑定然能让他就范。

“习武?没兴趣,我还是喜欢混吃等死。”

听完宁影这般毫无志向的话后,医百草双眼微眯,是他的筹码太少了吗?

“习武可强身健体,更能行侠仗义,你确定不学?”

要知道,这世上习武的法门都被各大派严加看管,除非你从小便加入此派才有希望习武,否则你是不会有一丝习武的机会。

“能不能飞檐走壁?”

宁影忽得想起在网上看得那些武侠剧,再听医百草这么一说,心中小心思便活动起来。

“自然能,更重要的是……”

医百草嘴角微微翘起,在宁影耳边轻声道。

“当真!!!”

闻言,宁影两眼发光,像是许久不吃肉的野狼一般。

“嘿嘿,自然是真的。”

医百草见他如此模样,心知自己的诱饵已经起了作用,接下来便是与他谈条件了。

咕咕咕——

就在二人准备进一步商讨习武与试药之事,宁影肚子却是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也是,他已经有好些时候不吃东西了,再赶上这么远的山路,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不饿才怪嘞!

既然肚子饿,自然先要解决,宁影不会做饭,只能看着医百草在木屋内烧菜做饭,他所能做的便是帮忙烧火而已。

半个时辰后,饭桌上宁影就像是饿死鬼投胎,风卷残云般将饭菜吃尽,留下一脸震惊的医百草。

“没看出来,这小子还是个饭桶啊,看来要准备点粮食了。”

医百草一人只吃那么一点,屋内余粮他一人本可吃到这个月底,但依照这个情形来看,最多五日,便会吃尽。

酒足饭饱之后,宁影满意地剔着牙,继续刚刚的话题。

“医老,你说的习武真的可以使那玩意时间变长?”

他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再问一遍。

“别人的内功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的这门内功的确可以将你小兄弟的持久变长,怎么样,学不学?”

医百草拍了拍宁影的肩膀,意味深长道。

“学,当然学啊!医老,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宁影再傻也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当即询问医百草的条件。

这小子也不傻嘛!

医百草看了看宁影,他以为还要多费口舌才能令他注意到。

“我想让你帮我……试药。”

顿了顿,医百草硬着头皮将试药说出口,说的好听是试药,是药三分毒,况且他本就试的是毒药。

“试药?医老,说实在的,像我这种人,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都比我强。找我试药还开这么好的条件,您到底看重我哪儿点?”

宁影一脸不解,他说的是不错,但是在他身上所发生的百毒不侵才是吸引医百草的最主要一点。

“百毒不侵。”

医百草深深地望着宁影,似乎想要看透他,难道他自己并不知晓自己体质的特殊性吗?

“百毒不侵?”

“对,就是百毒不侵,或许你不信,但是你看。”

医百草说话间,从衣袖中取出一枚褐色药丸,捏开宁影的嘴巴,强行将药丸喂下。

咕噜——

吞咽一声,宁影还未反应,便将药丸吞入肚中,随即便觉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