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花魁

落日神未亡 凡雨葬花 4564 字 4个月前

“自然是去看花魁竞选,怎么小兄弟你也有兴趣?”

云修观宁影气度不凡,有些好奇道。

“这个嘛,不重要。你先看此物,知道它的用处吗?”

宁影嘿嘿一笑,说到此物时,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脸色。

“哦!但若只是普通的春药,那就抱歉了。”

作为昌山城内富家子弟,云修自然对春药很是熟悉,但他却是不屑使用,此番询问多半是好奇。

宁影闻言,并不气馁,取出一枚递到云修手中。

“哎,你可别小看这春药,我这欲仙欲死丹可不是普通货色,不但对人无害,还可助习武之人取阴补阳,增长功力。”

“当真?”

听到可以增长功力,云修心中一动,随即望向此丹变得炙热起来。

“当真!”

宁影见他心动,自然不会说不,毕竟他明日的好酒好菜可就落到此人的身上了。

“那给我来一粒,多少银两?”

云修家缠万贯,但爱习武,奈何天资不行,堪堪达到江湖三流水准。

此刻竟听闻可以做爱做的事情便能增长功力,怎能不心动,当即开口求药。

鱼儿上钩了!

宁影见状,神情有些放松,既然如此他就来个欲擒故纵,先给点好处引他入圈。

啪——

轻拍云修肩膀,宁影一脸大气,将那一粒药丸塞到云修手中。

“我卖药是看人的,见你额堂饱满,是大富大贵之象,这欲仙欲死丹送你一颗又何妨,拿去吧。”

云修见宁影如此仗义,深深的望了眼他,随即便点了点头。

“还未知小兄弟你的姓名,在下云修。”

如此人物,惹得云修好奇了,报出自己的来历,欲与他一交。

“宁影,我就不妨碍你去看花魁竞选了,再见!”

说罢,便欲离去,却不料被人扯住衣袖,动不得身。

“宁兄如此高义,在下岂有不回赠之礼。来,我们一起去看花魁竞选。”

云修哈哈一笑,如同相遇知己,拉着宁影往春梦楼走去,身后黑影闪烁,终究还是未出手。

“这个……也罢,那我便随云兄走上一遭。”

宁影有心与他套近乎,自然不会拒绝,当然表面上的戏还是要做足的。

两人一路说笑,来到了春梦楼内。

“云公子,你可来了,素姐姐可是等你好久了。咦,这位是?”

云修刚刚跨进春梦楼,就被一名十六七岁,长得清纯俏丽的姑娘堵住去路。

“哦,是小巧啊,素妍等急了吧,我们这就去。”

还未来得及自我介绍,宁影便被云修急匆匆地带到了三楼。

嘎吱——

木门开启声传入二人耳中,小巧在楼下接待客人,云修似乎是这里的常客,对这里熟门熟路。

一路上有许多达官贵人对他出言,打声招呼。

“素妍,好久不见。”

此刻,在三楼一处幽静的木屋外,他却是显得有些羞涩,久久不跨入屋内。

噗哧——

佳人掩面而笑,一名秀发及腰,肌如白雪,眼带桃花的妖娆女子走了出来。

“云公子,你可真爱说笑。昨日你还来此地,听我弹琴,怎么就这么想我吗?”

素妍莲步轻移,芊芊素手将伫立在房外的云修拉去,宁影随着二人的身影也进了屋。

屋内,红烛粉帐,一种异样的感觉出现在宁影心中。

铮——

素妍将云修拉进房内,便坐下抚琴,琴声悦耳,听琴之人却是所感不同。

云修心中本就对素妍有异样心思,在琴声的感染下,渐渐放松下来,闭目倾听。

嗯?!

同时,宁影却是心神不宁,琴声入耳,浮现出记忆深处,他不愿回想的往事。

这女人有问题,不简单!

宁影轻咬舌尖,强行将自己从琴音中苏醒,满目戒备之色。

“你是谁?这种琴道,你和凤雅阁有什么关系?”

出声厉喝,纵然宁影对这个世界的江湖了解不深,但一般常识他还是知晓。

见素妍此番戏弄,联想到以音律为武的门派,应是与凤雅阁关系匪浅。

“公子这不是心中有数么,干嘛还要素妍直言,咯咯。”

说着,素妍轻掩嘴角,笑了起来。

宁影却是丝毫没有欣赏美人一颦一笑的乐趣,他眉头紧皱。

“你运用音律使云修兄乱神,难道只是想与我说这句废话?不知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佳人虽好,但宁影也不想成为枉死的糊涂虫。

“公子大智,不过今日与公子的相遇的确是个意外,本来奴家还打算亲自拜访医百草前辈呢!”

听完素妍所言,宁影面色一变,连声追问。

“你认识医百草前辈?”

此话一出,宁影便感到不对,她是怎么知晓医百草与他的关系?

要知道,宁影穿越之后,从未在他人面前出现过,除了医百草。

“你身上有白玉莲台诀的真元,而江湖上修炼此功而不死的只有救死不救活的怪医医百草。”

素妍伸手一招,宁影便感觉体内真元窜动,脸上一阵白一阵红。

“原来如此可惜医老已经被人杀害了,想来你是见不到他了。”

知晓原由的宁影按下心中杀意,忍痛说出医百草的死讯。

咔嚓––

一声脆响,素妍音律躁动,透体而出的内力将木桌震裂。

“什么?”

内心一直波澜不惊的素妍,在突得医百草死讯,如在静谧的荷塘投下一颗石子一般,荡漾开来。

“医百草死了?怎么可能!”

素妍眉间皱起,幽雅悦耳的琴声戛然而止,沉迷于琴声中的云修渐渐回过神来。

“可是在江湖上号称怪医的医百草前辈?”

云修也是向往江湖,这些知名的江湖大家也是略知一二,怪医之名也是如雷贯耳。

“云兄也知晓医老?”

宁影眉头一挑,没想到那老头名气还挺大,连不怎么游历江湖的公子哥都知道。

“嗯,江湖医榜上可是位列第二的高人,自然知晓。”

云修点了点,继续追问关于医百草的近况。

“这样啊。对了,花魁表演就要开始了,云兄不去看看?”

宁影不愿在此事上多说,将云修注意力转移到即将开始的花魁之争。

“对对对,素妍的琴声太悦耳,要不是宁兄的提醒,我都忘记这件事了。”

云修歉意的对着素妍笑了笑,拉着宁影前往楼下大厅。

铛铛铛……

在一阵锣鼓声中,一名名衣着暴露,打扮得花枝招展舞女迈着轻柔的舞步,缓缓登场。

“宁兄,我们去那里坐下吧。”

“请。”

客随主便,宁影也没拒绝,点了点头,与云修一同走到大厅靠前空处。

一番表演过后,压轴戏终于上来了,在众多舞女的映衬下,三名十七八岁的少女迈上舞台。

三名少女各自风采不一,清纯、古灵精怪、落落大方,美是有对比才能展现出来。

此刻三名待选花魁一颦一笑皆是为夺冠蓄力,毕竟第一名可是有近千金的奖赏,够她们之后赎身所用。

“宁兄,你看好哪位?”

云修浅尝眼前清茶,望着舞台上三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饶是他见过诸多美女,此刻心中也是有所悸动。

片刻之后。

宁影收回视线,端起眼前清茶,轻拂。

“中间那位。云兄且看,那左边女子虽然长相清纯,在众人的注视下有些害羞,但你仔细留意她的嘴角,微翘。

显然她的内心并不是外表那般清纯,或许与之相反也不无可能。

再看最右边女子,自上台以来举止落落大方,形态皆是上上之选,但她的气质却是不如中间那位。”

云修听着宁影洋洋洒洒说了这么一大堆,只是觉得他对女人了解颇深,甚至有一种知己的感觉。

“听完宁兄所言,那中间女子定是花魁咯?”

云修有些不服,他比较看好最左边清纯的女子,想来男人大都喜欢那种类型吧。

“或许吧。”

宁影有些心不在焉,温饱问题已经快解决了,现在他对那名素妍姑娘的来历倒是有些好奇。

更多的恐怕是那名素妍姑娘知道不少医老的事迹,看她模样想来对医老遇害之事有些眉头,报仇或许可以从这里着手。

“这位兄台所言差矣!”

二人还未反应过来,一位身穿锦服,一看便是富贵公子的青年走了过来。

适才听到二人对话,有感而发,这才上前说了句。

随便寻了处地方坐了下来,凑到宁影身前,看他样子欲与宁影争论一番。

“哦?为何?”

宁影见此暂且将心思放下,有些好奇道。

“这样吧,干说多么无聊。我们下注吧,看谁选的姑娘会成为花魁,谁猜中了,这一百两金子便是谁的,如何?”

浅凡轻轻敲了敲桌子,示意身后随从取出财物,随手丢到桌上。

哗啦啦——

一袋金闪闪的元宝出现在众人面前,不光是宁影吞了吞喉咙,在一旁好奇围观的游客也是被桌上的金子晃到了眼睛。

气势一下被压住,云修也是好面子的人,自然不甘示弱,不过身上他也未带足一百两金子,便取出一枚圆润的透明宝珠放到桌上。

“晶琉璃珠价值五百金,我选最左边的姑娘。宁兄,到你了。”

云修也是财大气粗,这百金相当于万两白银,常人一辈子恐怕也不曾见过如此数目的银两。

如今只是为了一场无关大雅的赌局,便出资五万白银,这等阔气,饶是浅凡这等富贵人家也不由瞳孔一缩。

倒不是这钱财,而是这晶琉璃珠实在是难得,价值高产量更是稀少。

“这个……我没有这么多银两啊?”

宁影有些犹豫,当即开口解释道。

云修闻言大手一挥,指了指自己,意思不言而喻。

“那好吧。我便选中间那名姑娘,这位兄台你是看中最右边的那名姑娘了吗?”

各自选好对象之后,相互交谈起来,各自熟络一番。

“叫我浅凡就好,没错我是看好那最右边的姑娘。如此这赌局便是成立了,我们就等着答案揭晓吧。”

浅凡冷哼一声,端起眼前清茶,细细品尝。

时间一点点过去,花魁选举也终于进入到最后宣布答案的环节。

宁影扫了眼场上各位富人,从他们神态中获取了些信息。

“看来我的猜想不错。”

心中暗暗道了句,富人炽热的目光紧紧盯着中间那名神情冷傲,一言不发的姑娘。

“本季度花魁当选者就是……”

春梦楼之主红娘扯着嗓子喊道,为了吊起各位的胃口停留了许久。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答案还是不曾揭晓,红娘绕着三位姑娘不停地说着她们的优点,其中最左边的清梦与最右边的怡心介绍最多。

“行了红娘,快点说出今晚花魁是谁吧,我出价白银一千两包了她。”

一名大腹便便的富商实在是忍受不住心中的煎熬,朗声道。

此话一出,诸多看戏的富商也睁大了双眼,随时准备出价,毕竟花魁初夜他们也想拥有。

“这位客人心太急了可不好,好了红娘我也不逗你们了。今晚的花魁就是——梅雪姑娘,既然这位客人已经出价了,那便以底价一千两,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两,有人出价吗?”

红娘纤手一挥,一张方寸红盖头从天而落,将花魁得主——梅雪容颜给遮盖住。

“我出价一千五百两。”

“一千八百两。”

……

不理会身旁人的争吵加价,云修二人将目光纷纷投到一旁自在喝茶的宁影身上。

“宁兄,此局是你赢了,这晶琉璃珠是你的了,不知……”

云修一脸好奇,他实在没想明白这梅雪怎会当选花魁,难不成有人捣鬼?

其实不光是他,连一旁的浅凡也是如此,他觉得大家都会喜欢那种大家闺秀的姑娘,却不曾想是这种结果。

“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看着桌上亮闪闪的黄金,宁影早就按耐不住,要不是为了在二人面前营造出处事不惊的高人风范,他才不会这般。

宁影先是不动声色的将桌上珠宝收入怀中,随即对着二人勾了勾手指,示意附耳。

“这个嘛,其实也不难。相必你们只是来此地喝酒寻欢,并未在此过夜吧。”

他这句话的潜台词便是你们在春梦楼只是喝酒不是寻花问柳。

“呃,的确。”

浅凡虽有辩解之意,但仔细一想还真是如此。

就连一旁经常流连于风月场所的云修也无从辩解。

看着他们这般,宁影暗道:真是好孩子!

“你看那些竞价的富商们,他们缺钱吗?不缺。他们缺女人吗?也不缺。所以你们心目中的女人他们都玩腻了,这次突然出现了个冷傲的美女,大大刺激了他们心中想要征服的欲望,这才是他们选择梅雪的缘故。”

宁影给他们解释了一番,其实还有一句话他并没有说。

这姑娘的气质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