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消息

落日神未亡 凡雨葬花 4386 字 4个月前

“走,我们先回客栈,晚上再去春梦楼。”

宁影拉着原地发呆的梅雪,在她一时间还未反应过来时,领着她往着客栈走去。

“公子,我能走。”

梅雪脸颊微红,手臂轻轻荡开宁影,低声道。

宁影心思不在这,并未理会神情有异的梅雪,来到客栈帮她再开了间单人房。

“梅雪,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去找人弄些吃得。一大早什么也没吃,这肚子有些饿了。对了,你想吃些什么?”

“公子,随便给梅雪来点素包子就好了。”

梅雪打量了下客房,坐在床边休息道。

“嗯,你在这等会,我马上回来。”

宁影点了点头,转身去买些早点去了。

咕咕——

梅雪见宁影离开客栈,推开木窗,不一会便有一只雪白信鸽飞了进来。

“好信鸽,这次你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呢?”

纤手轻抚鸽身,片刻之后,将信筒揭开,查看上面的内容。

“嗯,这是?!”

看着信上的内容,梅雪古波不惊的心境顿时被破,只怪这信上内容太过惊人。

“医典大会竟然提前召开,此次大会上竟有传说中的生死无常丹出现,这武林真的要乱了。”

低叹一声,主人要她携着医百草唯一传人一起参加大会,并想办法夺得魁首拿下这生死无常丹。

任务下达,必须要完成。这已经成为了她的本能,为此她什么都做得出来。

“既然是主人的任务,那就准备下吧。”

自己的生死操控在他人之手,又哪里能管得了武林中的生生死死。

梅雪双眼微眯,思量了会便将信件烧毁,信鸽也被她送走,装作原先模样。

咚咚咚——

“梅雪,在吗?我进来了。”

宁影始终还是知晓男女有别,先是敲了敲门得到许可这才推开房门进来。

嘎吱——

“这是你要的素包子,趁热吃吧。你慢慢吃,我先出去了。”

宁影将手中早点放下,正欲转身离去之时,鼻子微微抽动。

“怎么有股烧焦的味道?不行,我得问下小二。”

自言自语后,便离开了屋子,却是将梅雪一惊。

她屋内有胭脂水粉的味道,明明足以掩盖足焦味,没想到还是被他给闻了出来,还好他什么都不知道,不然麻烦可大了。

“呼,不管了,先吃点东西吧。”

梅雪看着紧闭的屋门,最后将桌上的素包子慢慢吃掉,补充体力。

门外。

“小二,真的没问题?”

“客官,您就放心吧,绝对没问题。”

宁影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在小二信誓旦旦的保证下离去了。

小二见他走了,也是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他其实也不敢断定这屋内焦味的原因。

不过事关客栈荣誉,他不得不这么说,渐渐地他想起了客栈里掌勺的老厨子曾经说过的一个故事。

据说这客栈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火,其中住客的几位客官都被活活烧死了,至此二楼经常会出现烧焦的味道还有夜班哭声。

“真是太可怕了,还是干活吧。”

小二想了一阵,一时间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隐约间感觉身后有人。

不再多想,转身下楼去了。

此刻宁影出了大门,径直往昨日医馆方向赶去。

他需要采购点防身之物,现在自己武功并不入流,只能靠些别的手段了,比如毒。

咚咚咚——

“有人吗?”

宁影看着大白天就紧闭的屋门,心中感觉不妙,当即推开房门。

嘎吱——

门未上锁,用力一推便开了,里面并没有看见那名叫做含烟姑娘的身影。

“看这屋内摆设并未有人来过,是还没起床还是?”

宁影眉头微微皱起,近日昌山城内医馆接二连三的关闭,这里已经是最后一家。

他想要的毒也只有这里最好入手了,当即越过药房,掀开帘子往更里面走去。

“咳咳。谁啊?”

进了药店走廊内,宁影隐约间听到咳嗽声,伴随着微弱的呼喊。

这声音是……

宁影听得出发声之人的中气不足,显然有了危险,不敢迟疑,上前走去。

推开另一个屋门,他这次看见含烟躺在床榻之上,脸色发白。

“嗯?你是寒气发作了,不烧热水驱寒是没用的。”

宁影伸手在含烟额头探去,当时便感觉一片冰冷,心中想到定是那极寒体质发作,她的面色才会如此难看。

“含烟一向体弱,这才寒气来得突然,还没有所准备就发作,没有办法啊。”

美人眉头轻皱,煞白的俏脸闪过一丝红晕,也是被人闯入闺阁之内,还看见了自己如此模样,害羞也是人之常情。

“这样啊。你且等着,我去去就来。”

宁影看了看她这幅模样,心中一叹,他就是心太善良,见不得美人受苦,当即决定去帮她烧水驱寒。

“公子……”

还未等含烟开口,宁影便急匆匆走出屋内,只留下刚开口便咳嗽的含烟。

就在含烟强打精神,不敢入睡时,宁影的身影匆匆出现她的眼前。

恍当——

只见他双手抱着一人高的大木桶来到屋内,随后又取来了几桶热水倒进木桶内,掺了点冷水后来到含烟面前。

“含烟姑娘,这热水已经烧好了,你可以进去沐浴驱寒了,对了我还在里面加了几味中药,相信会对你身上的寒气有所益处。”

宁影将娇柔的美人扶起,心中杂念被强行压制下去。

“嗯,谢谢公子了,那个……能不能请……公子出去一下?”

含烟扭捏了一下,低着头不敢正面望着宁影。

由于声音略小,宁影并未听得太清,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时间,含烟也僵住了,她还以为宁影是怕她没有力气脱衣,无奈又重新重复了一遍。

这次他倒是听清了,正准备离开之时,含烟本就摇摇欲坠的身子顿时倒向地上。

“小心!”

含烟此时意识有些迷糊,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巨力所袭,随后便听到扑通一声,觉得自己四周好温暖,好舒服。

看着被他一把举起,扔进木桶内的含烟,宁影摸了摸鼻子,心中暗想:是不是太粗鲁了。

好歹也是妹子,就这么直接扔到木桶内有失文雅啊。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可是为了救人,当时情况不容迟疑,他只是做了最便捷的事而已,相必含烟姑娘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怪他的吧。

就在宁影自我安慰时,想到了此行目的,自觉的帮她关上屋门,让她独自沐浴驱寒,自己则是去外面医柜上看看。

翻箱倒柜许久,最后他也只是寻到了点泻药,这里竟然连砒霜都不曾看见,真是遗憾。

“公子,你在找什么?”

就在宁影将泻药塞到怀中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

转身望去,原来是含烟已经将寒气压制,从木桶中爬了出来。

“原来是含烟姑娘啊,怎样?好些了吗?”

宁影脚步轻移,来到靠着屋门,穿着几件薄薄衣衫的含烟道。

“嗯,好些了。”

含烟抬头望着宁影,点了点头,回屋将衣服穿好,领着宁影在医馆内转了一圈。

“对了,公子刚刚是要寻什么药材?”

柳含烟停住步伐,将药柜抽开,询问道。

“这个……我想寻些佘草与槐木枝,当然不是害人所用,只是用来保命。”

宁影开口将自己所需的药材道出,并未自己稍稍解释一番。

毕竟这两种药材混合之后,可以制成颇具威力的迷药,这种属于害人之物,一般医馆是不会摆在明面上出售。

“既然是公子你要,那就随我来吧,我相信公子的人品,并不会利用它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柳含烟点了点头,招呼了声,将宁影领向另一处客房。

这房间内有一处隔层,里面摆放了诸多朝廷禁制出售的禁药,但这些药却是江湖中人常要用到的救命药。

出去三分之一的毒药之外,剩下的皆是以养伤为主的上好药材,每家医馆都会有这些收藏,只是有多有少罢了。

“公子收好,这瓶金疮药是含烟赠给公子保命之用,看得出来公子是江湖中人。打打杀杀的自然免不了,公子还是小心点。”

柳含烟寒气在身,一直没有过有效的解决方案,以前泡热水澡她也试过,但效果并没有这般好。

或许公子他有帮她脱离苦海的方法,可她并没有问,性格决定一切,她是那种外表柔弱实则很是要强的女子。

除非宁影主动将方法告知,否则她是不会先开口询问,至多也只是自己想办法医治。

“多谢,含烟姑娘想不想彻底根除体内寒气?”

宁影看着坚强的柳含烟,心中本不想多管闲事,可还是问了。

“公子有办法?”

柳含烟一愣,随即大喜,她倒是没想到宁影真的会将方法告知自己。

“自然,不过最后能否成功看得不是我而是你。”

宁影故作神秘的道了句,看她一脸不解的模样就知道她并未涉及江湖之事。

“看我?”

“算了,还是听我说吧。这江湖上有四大圣地,其中有一处便是雪宫,你的寒气也只有靠内功压制甚至转化。而雪宫便是你最好的选择,你想彻底驱寒,那便加入雪宫,或许那里有法可医治。这是当下最简单也是你能做到的事情了。”

宁影想了想只有这个方法最现实,毕竟剩下的几种方案都有建立在他具有深厚的内力才能施展。

当日他并没有道出,便是有这一方面的原因。

“雪宫!”

柳含烟暗暗记下了这个门派,点了点头。

“嗯,我会试试看,不过医典大会就要召开,我们学医的可不能错过,公子要不要一起去?”

“医典大会?”

宁影不解,当即开口询问。

“嗯,就是学医之人召开的集会,十年一次,医榜也会随着此番大会而更低名次。”

“上次医典大会夺冠的药无常便是此番主持人,不过可惜医百草前辈消失不见,不然这次医榜排名又能见到激烈的拼斗了。”

柳含烟说到医典大会之时,较为苍白的脸颊上竟闪过一丝丝红晕之色,显然是激动万分。

“你说医百草?”

宁影再次从别人嘴里得知医老的事迹,好奇的问道。

“嗯,他当年可是敢和药无常拼斗的高人,据说他和药无常还是同门师兄,这个不过是他人谣传,并不知是真是假。”

说到这里,柳含烟闭着眼睛,似乎在想象二人争斗的画面。

“这样么,既然是医老的同门,说不定知晓些医老的仇人,或许上次便是他人寻仇,看来这个医典大会我要去看看。”

宁影心中暗道,走了几步,再走到屋门外时转身道。

“含烟姑娘,那这医典大会什么时候在哪举行?”

“一个月后,在飞冰岛上举行,不过你没有请柬是进不去的。不如你和我同路吧,这样你就可以进去了。”

柳含烟想了想道,接着她还善意的邀请了宁影与她一同前往。

“如此甚好,那十日后出发如何?”

宁影想了想便应了下来,趁着还有点时间将素妍那边的情报给掏出来,然后再去冰泉台。

既然要为医老报仇,自然得要有武力,自己除了会点拳脚功夫之外只剩下点内力了,他想拿着那枚银币换得一招半式。

“从昌山城往飞冰岛只需十日,算下来时间还是足足的,那好吧,十日后我们就出发。”

柳含烟点了点头,算是与宁影说好了,二人十日后出发飞冰岛。

“嗯,请。”

宁影见此行目的皆以完成,便离开了医馆,看了看天色,将近中午,看来离夜晚还有一段时间。

“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在买把剑在顺便打听点消息。”

大步来到客栈,发现今日不知为何人有些稀少,这昌山城怎么说也是一处大城,往来的江湖人士颇多,不至于只有这三三两两的小混混坐在这吃饭喝酒。

“小二,给爷来壶好酒,再来点你们店内拿手好菜,速度要快!”

随着豪迈的嗓音,一个身高八尺的虬龙大汉便出现在了宁影面前。

咕噜——

宁影漫步走向柜台,与一旁小二擦肩而过时,听到了他因紧张而吞了吞口水的声音。

“看来这来的人不简单!”

心中暗暗断定,来到掌柜的面前,点了些酒菜便转身上了二楼。